活动照片

22/02/21 拿督吴标生:返校上课风险高

我国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仍然严峻高居不下,可是令人感到不满,失望,忧心和愤怒的是后门政府却罔顾学子们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于日前竟然宣布,小学将分成两批在3月1日和8日返校上课,而中学则会在4月4日和5日返校。

记得去年11月7日,新增冠病例达1168宗,活跃病例1万1666宗,而教育部长拉兹吉丁就在隔日下令,全马学校从同月9日起关闭至今。如今,马来西亚疫情更加严重,昨日(2月21日)新增冠病例高达3297宗,活跃病例计有3万3304宗,与去年11月7日相比至少严重了3倍,可是教育部却视若无睹,冒然作出上述即将开学的宣布,另人感到费解,并质疑教育部这项开课决定的标准和逻辑。

我也接获许多师生及家长们向我反映他们心中的担忧,希望我能够通过报章,借助媒体的力量,呼呼政府聆听绝大多数社会,老师,学生和家长的心声,认为目前疫情尚严重肆虐,返校上课或授课皆风险高,因此不希望在这时候复课。他们也强调不要忘记病毒是没有眼睛的,只要你是人它就会找你,师生的生命也是生命,学习再重要也比不过生命的重要。

自教育部宣布,让全国考试班包括应考大马教育文凭(SPM)和大马高等教育文凭(STPM)的学生于1月20日返校开学,至今已经发生了多宗SPM的中五应考生被冠病感染确诊的事件,包括沙巴36名应考SPM和STPM的寄宿学生被筛检后发现冠病确诊,西马彭亨州的一位应考SPM的中五生被冠病感染确诊,造成总共144名学生也被迫隔离,还有昨天发生在民丹莪马拉端政府中学的3位中五学生冠病检测呈阳性,由于该学校是寄宿学校,有30多名中五学生和50名中六学生被隔离。

因此我强烈的要求后门政府必须借着这些诸多返校学生确诊事件引以为鉴,应该把开学时间向后推迟,视疫情变化具体情况另行宣布开学时间,以避免国内出现更多的“学校感染群”。目前还好只有那些應考的學生返回学校上课,但已经就爆发这么多宗确诊病例,到时如果全国小学及中学生都返回学校上课时,被感染病毒的风险必然会提高,谁敢保证学生们的安全能得到100%保障。万一有学生不幸确诊,因为学生们聚集在一起互相感染的可能性很高,回家后会再传给照顾他们的人,容易造成社区爆发,一发不可收拾,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每一位学生背后都是一个家庭,他们代表的是潜在的社会发展的生命力,保护好他们,未来的社会才有希望,同时是每个家庭的希望。对每个家庭而言,孩子是最重要的。大家宁愿自己的孩子少学一些知识,也要保障他们的生命安全,推迟返校上课日前符合家长们爱护孩子的心理期待。

我还记得砂副首长兼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道格拉斯于1月11日表示:“尽管砂拉越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不过,砂拉越自有对策应对冠病,因此,砂拉越不会跟随首相慕尤丁将于今晚宣布的最新防疫措施”!

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也曾经表示,全马的州政府必须接受联邦政府的决定,

不过,他说, 砂拉越有属于自己的防疫法令,至于其他州属都是遵循我国执行1988年传染病控制及防范法令(342法令)。

同时在MA63大马契约第15条,教育,也阐明:州教育事务应全权由州政府掌管。

有鉴于此,我强烈的要求,砂拉越GPS政府应该趁机好好的展示联邦宪法及1963年大马契约所赋予砂拉越的自主权,不要盲目跟随后门政府起舞,并做出更深层面的探讨以寻求砂拉越自己的一套防疫措施,以坚持大局为重,防控优先,生命至上,健康第一,疫情没得到基本控制不开课,有利于全砂子民,尤其是学生健康与安全的上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