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照片

23/12/20 拿督吴标生:承认统考痴心妄想

我国自今年2月后门政府喜来登夺权成功以来,后门政棍们三不五时爆发带有种族歧视性的舆论,发表极端主义的言论和施政,例如伊党多次要求实施禁酒令,分阶段废除各源流学校,发表基督教圣经已被篡改的言论,禁止吉隆坡杂货店中药行售卖烈酒等,这不只是在挑起民族间紧张局势,也对种族与宗教和谐,甚至国家经济带来巨大伤害,同时也彻底体现了后门政府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种族主义极端政府。

更甚的是堪称我国历年来最庞大的总额3千225亿令吉的2021年度财政预算案被喻为“抗疫予算案”最终却变了调,成为充满种族主义味道的一份最不公不平、甚至也不清不楚的财政预算案,不但华小谈小拨款减少,独中的拨款却归零,彻底的废除希盟在執政時期所建立起来制度化于2019與2020年通過財政部特別撥款1200萬令吉及1500萬令吉予獨中,及每年撥出600萬令吉予新紀元大學學院、南方大學學院和韓江傳媒大學學院,這三所民辦大學學院各別獲得200萬令吉的机制。我们华社只能感叹,华教又再次成为政治角力下的牺牲品。现在连政府拨款都归零,华社更不用期待后门政府会考虑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令我感到更遗憾的是目前董教总及华团也是“静静”的鲜少像过去希盟政府执政时那么的积极强烈的去争取了。

更让华社感到极度愤怒的是身为全国董总主席陈大锦却感到振奋,大赞政府公平分配拨款,是一大突破,并相信马华不会令他失望。

国盟的马来政党自夺权成功至今一直在飙极端言论,三番数次以种族课题鼓动人民的情绪,意图塑造本身捍卫马来文地位的英雄形象,而不惜牺牲种族和谐,打压华教发展,让国人感觉似乎又回到了509前,国阵时代的遗毒又来临了。国盟内的非马来政党却对这些极端言论和不公平的政策只做出温和的回应,有的甚至试图护航,或“静静”当作没这回事。大家似乎以和为贵,还是认为忍一时风平浪静,保住自己的官位才是上策。

受到世界各国承认的独中统考文凭,为何却在自己的国家马来西亚成了悬而未决的难题?因此我再次吁请政府在拟定教育方针时,应以教育为本,超越政治,公平对待各源流教育,方能使大马学术界出现百家争鸣的局面。我也呼吁教育部长尽快与有关当局交流,讨论承认独中统考事宜,莫让承认统考文凭成为华教和独中生永远走不完的一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