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照片

24/11/20 拿督吴标生:联邦财案种族主义

我感到非常遗憾与愤慨声称我国历年来最庞大的总额3225亿令吉的2021年度财政预算案被喻为“抗疫予算案”,却变了调,成为充满了种族主义味道的一份最不公不平、甚至也不清不楚的财政预算案,从中单是巫裔社群,就分别获得14亿令吉伊斯兰事务拨款,46亿令吉土著事务拨款和65亿令吉土著教育拨款。反观华裔和印裔,分别只获得1亿7700万令吉和1亿令吉拨款。教育部获得最多拨款504亿令吉,占总预算案的15.6%,可是华文独中拨款却归零,沦为弃婴。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正当我国陷入疫情严重反弹,经济危机之际,却拨款8550万令吉来复兴2018年希望联盟政府上台之后,同年10月就被解散的声名狼藉的政治宣传单位,通讯部旗下的特别事务局 (Jabatan Hal Ehwal Khas,简称:JASA)。这种种例子也充分的证明后门政府,即使在疫情严重施虐期间,还是在玩弄政治,把争权夺利放在第一位,不顾人民死活,不将纳税人的金钱花在刀口上,反而还浪费人民血汗钱大搞宣传和巩固政权。

后门政府重启通讯及多媒体特别事务局(JASA)却是以是打击假新闻和在社交媒体进行政治宣传为借口,其实人人皆知,该拨款的主要目的就是为后门政府搞政治宣传,雇佣政府的网络枪手,抹黑政敌以捍卫政权,这也是国阵时代一个浪费民脂民膏的洗脑机构,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与其拨给“洗脑机构”JASA 8550万令吉不如把这笔巨大拨款善用在许多正需要政府援助的人民身上或添购医疗设备例如:改善砂拉越和沙巴落后的医疗设备,为砂拉越添加7政府医院加护病房床位;或者拨给急需要改善的砂沙网络基建,让乡区学生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不用在树上或者走几公里的路去寻找网线,并能够享有吉隆坡学生一样在家里拥有舒适的环境用网络上课的方便等。

JASA可以说是2021财政预算案中对人民最没有必要,也对经济复苏毫无意义的项目,因此我强烈的呼吁后门政府即刻取消JASA以及其他浪费纳税人金钱的拨款,提高政府的施政效率,将国家的资源投入更重要的领域,确保我国能有效减缓和对抗疫情冲击,稳住饱受压力的经济发展,推动疫情后的经济改革,以及保障弱势群体的基本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