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照片

11/11/20 拿督吴标生:砂险又丧权

针对昨天由砂旅游、藝術、文化部部長阿都卡林在州立法议会提呈的2020年砂拉越宪法(修正)法案对砂拉越宪法第16条文提出两项修正的的第二项,即允许在砂拉越定居两年以上的非砂拉越人可以参与州竞选成为砂拉越州立法议员,我感到非常的愤怒与不满。我也感到震惊的是天天把砂拉越自主权挂在嘴边的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政府竟然胆敢把这种完全出卖砂拉越子民权益的法案提呈给州立法议会以寻求通过!

庆幸的是反对党议员们还很精灵,发现该法案明显严重违背砂拉越人民意愿,群起反对,议长阿斯菲亚才认为,法案在草拟时出现异常,并指字眼上更应谨慎,明确的诠释,因此他宣布2020年砂州宪法(修正)法案延期提呈,直至决定另一个日期。不然的话,如果这个法案在没有人反对之下通过,以后在砂拉越拥有两年永久居留权的非砂拉越人例如:西马或沙巴人都可以参与州竞选成为砂拉越州立法议员。

我想如果今天砂拉越前首席部长我们最尊敬的丹斯里阿迪南还在世的活,看到这种出卖砂权益的举措一定会感到痛心疾首,肯定会破口大骂这些GPS的立法议员!

联邦政府57年来在砂拉越本土政党帮凶下已剥夺了我们许多应有的权益,吞噬了我们的自主权。例如砂拉越在大马契约18点条约下拥有教育的自主权,那就是:州教育事务应全权由州政府掌管,可是在70年代这项极为重要的权利却被砂州本土政府毫无条件的情况下拱手让给中央政府;于1974年砂拉越政府拱手将石油天然气的自主权转给中央;并于1976年8月27日砂拉越本土执政党国会议员通通举手支持通过将砂拉越由“邦”降格变成马来西亚的13个州之一,这不是我讲的,有当时的国会记录为证,同时也是已故首席部长阿迪南,我们永远的偶像讲的,当时砂拉越国会议员都在国会里睡觉。

有幸的是昨天反对党议员没有在议会里睡觉,不然的话,砂子民的权益又再次的被砂本土政府出卖,让非砂拉越人可以出来参与州选,成为砂州最高立法机构的一员。因此我要呼吁砂政府在砂拉越宪法第16条文修正的的第二项有关砂拉越立法议员的资格一事上,应该非常明确地阐明只有土生土长砂拉越人才有资格参与州选举,竞选成为砂拉越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