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照片

08/11/20 拿督吴标生:令华社痛心

針對两天前在國會提呈 的2021年財政預算案,我感到极度不满与失望,虽然后门政府推出我国史上最庞大的3225亿令吉《2021年财政预算案》,而教育部也获得最多拨款504亿令吉,占总预算案的15.6% ,可是华文独中拨款却归零,沦为弃婴。

我感到更痛心的是,华社自马来西亚成立以来一直在争取联邦政府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和华小,终于在两年前509变天,希盟上台之后,破天荒有史以来第一次成功的在国会通过把独中拨款制度化的纳入财政预算案当中,从2019年1200万令吉拨款加码至2020年至1500万令吉,同时财政部连续两年为三所民办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韩江传媒大学学院和南方大学学院各200万令吉作发展用途,在这次的预算案中通通都被后门政府腰斩。

连华小过去每年享有的5000万令吉特别拨款也被砍去以及去年在希盟的财案有提到拨款1200万令吉作为支付政府资助学校水电费和排污费的津贴,也都没有被列入在今次的财政预算案内。

在学校维修与提升拨款(政府学校与政府资助学校),一反该部前几年的做法,仅公布拨款总额为8亿令吉,并未详列各类型学校所得的拨款款额,让华社无从得知明年华校究竟可获得多少拨款,况且在教育部的学校分类中,独中并不属于财案所列的政府学校与政府资助学校。

我感到非常愤慨的是后门政府很明显的已经废除了华社争取多年,来自不易的的联邦政府制度化拨款给华文独中和华小的机制,开倒车走回国阵时代的烂政策,只公布拨款总数,没有公布各类型学校的拨款明细,为难华社,强迫华社为了华教拨款需讨好执政党政客们,部长们乞讨拨款。

我吁请后门政府重视多源流教育的发展,它不仅是我国各族母语教育的根本,更是强国之本。因此,我呼吁后门政府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恢复前朝希盟政府的利民政策制度化拨款给华文独中和华小,具体阐明各源流学校所获拨款配额,以公平及透明化的方式分配国家教育资源,此外,政府也必须像去年的预算案那般,继续拨款,以津贴政府资助学校支付水电费和排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