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照片

31/07/20 2020年度第20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

今天是斯木省华总以新常态召开2020年度第20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首先,我衷心的感激和热烈欢迎各属会代表们,踊跃出席今天的大会。同时,更要感谢负责筹备大会事宜的斯潮州公会在主席甲必丹陈崇波的领导并得到贵会理事们的精诚团结,互相配合,细心的安排之下,使我们今天早上能够在这么舒适的环境下,顺畅地召开我们年度会员代表大会。

按照本会的章程,每年的代表大会应该在7月前召开,可是今年由于全球,包括我国面对突发新冠病毒疫情侵袭,为了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社团注册局宣布,所有向该注册的社团及组织等禁止进行一切项目活动、会议、聚会及常年大会等,直到6月30日,所以我们到今天才能获准以新常态方式实体召开大会。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目前砂拉越的新冠肺炎病毒感染人數又开始恶化,令人担忧的是,恐怕已经进入第二波感染潮,尤其是古晋地区已经被联邦卫生部列为红区。我也非常支持政府收紧管制措施,把砂拉越从8月1日起到14日分为第一区及第二区。第一区是红黄区包括古晋、三马拉汉及西连;第二区为其它绿区省份,第一区和第二区不得互相通行,除非获得警方的批准。

虽然我们斯木两省都一直保持绿区,没有出現新的確診病例但並不代表疫情完全結束,相反的,我还是要慎重的奉劝斯木省子民不要放松我们的警惕,共同抗疫,如非必要應該盡量減少外出,並時刻注重個人衛生,勤洗手,维持社交距离并戴上口罩,共同努力,避免新冠肺炎疫情傳入斯木省。

携手抗疫,人人有责,,在疫苗還沒有面世之前,嚴守標準作業程序,是控制疫情擴散的唯一辦法。

今年3月一日在喜来登政变夺权成功后宣誓就职的慕尤丁首相,至今刚好5个月,这个我国史上可以说是最弱势的首相在抗疫一环却是赢得民间好评。我国对抗疫情的表现在全球有目共睹,这完全是有赖于国民的合作与我们抗疫大队长-卫生总监诺希山和他的团队的确为慕尤丁政府加分不少,而不是成为国际笑柄与世界500个国家视频会议讨论新冠肺炎的“温水”卫生部长。

除了抗疫表现,这个未经人民投选出来的后门政府,执政5个月来所交出的成绩单却令国民感到失望与痛心!

正当2019新冠疫情肆虐,为人民带来巨大经济冲击之际,慕尤丁在抗疫期间,为巩固他的相位却一如国阵的传统,大玩政治委任,除了扩大膨胀内阁,同时也忙着为成员党各党要和国会议员安排高职或成为官联机构掌舵人,竭其所能安抚各党派系,也显示国盟政府在委任时,根本没有考虑人选是否胜任,以职位换取”青蛙“支持,浪费人民血汗钱。

前朝希盟民选政府在509赢得政权后,便致力打击贪污,国家体制改革工作,来提高问责制及透明度。然而,慕尤丁上任5个月非但没见过国盟政府在这方面的积极和心思,我们看到的报章头条却是被控挪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2亿4800万美元资金洗黑钱的纳吉继子里扎获释,高庭撤销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涉46 项贪污和洗黑钱总额约3亿8400万令吉控罪,并获无罪释放及反贪会被政府用来向在野党施压的这类新闻。

当然我们也非常赞许吉隆坡高庭在主控官西谭巴兰主控下,高庭法官莫哈末纳兹兰宣判前首相纳吉涉及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洗钱案,所有7项控状皆罪名成立,判监禁12年及罚款2亿1000万,让国人见证了历史的诞生,纳吉成为了马来西亚史上首名被定罪的前首相。

我深感遗憾,国盟政府只用敷衍及不夠透明的態度处理正副部长申報財產,僅列出每月薪水,以及使用“超過2000萬”,“介於幾百萬之間”的方式來 分類,數據並不精準,比如聯邦直轄區部副部長山達拉在希盟執政時期申報逾1億零321萬令吉的資產,現在只是以“逾2000萬”含糊帶過。 而且國盟部長申報的並不包括配偶的收入和財產。

国盟政府最近也在追究寰宇電視Astro在5年前播放《半島電視台》有關蒙古女郎命案的紀錄片及調查《半島電視台》最近製作有關外勞的紀錄片,通訊及多媒體部長賽富丁指示國家電影發展局檢查半島電視台 是否持有拍片准證,卻爆出“在社交媒體上載影片,須在7天前申請准證”的事件。 雖然賽富丁過後澄清,內閣已同意,社交媒體用戶在不需申請准證的情況下產製和 上傳視頻。 但是,國盟自捅蜜蜂窩,显露出后门政府不良的企图心,令人忧心。

还有巫統國會議員達祖丁在國會發表“马来西亚是馬來土地”的言論,已证明執政黨原地踏步繼續以種族視角治國,也令国人感到担忧。

在管制令期间,慕尤丁推出了数项救市方案——经济振兴配套来抒解民困及赈救国家经济,虽然财政部长表示有54萬5000間中小型企業和微型企業及254萬雇員受惠,但是实际上對刺激经济效应起不了很大作用,对于维持企业存活的效果是非常有限的。

面对疫情冲击下,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公布,我国在5月的失业率,写下30年以来最高的5.3%,也相等于大约82万6100人国人失业。同时根据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公会调查也显示70%中小企业称现金流只能支撑到5月,面临倒闭的厄运。国内贸消部副部长于日前指出今年4月到7月份共有4542家公司,申请取消注册。

因此在复苏式行动限制令(RMCO)期间,疫情及經濟風暴夾擊的情況下,国人期望國盟政府不要把時間和資源浪費在收买和安抚“青蛙”,壓制異議分子及限制新聞自由,反而应该拿出脫困的策略,协助中小型企业重新开业,以及为82多万人提供就业机会。

此外,后门政府是没经过人民用选票选出的政府并不是凭着竞选宣言上任的。所以后门政府是在没有任何大方向下施政,根本无法带领国家前进。因此我促请慕尤首相应该即刻提出国盟的替代宣言及政府大方向,例如:阐明是否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是否归还砂沙在MA63条约下的应有的自主权等,说服国人后门政府是真正以国家及人民利益为优先的政府。